且说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逃居江苏,让人至长安上表求赦。王子师曰:“卓之狂妄,皆此多人助之;今虽大赦天下,独不赦此四个人。”使者回报李傕。傕曰:“求赦不得,各自逃生可也。”奇士谋臣贾诩曰:“诸君若弃军单行,则大器晚成亭长能缚君矣。不若诱集陕人并本部军马,杀入长安与董仲颖报仇。事济,奉朝廷以正天下;若其不胜,走亦未迟。”傕等然其说,遂浮言于西寿春曰:“王允将欲洗荡此方之人矣!”众皆恐慌。乃复扬言曰:“徒死无益,能从本人反乎?”众皆愿从。于是聚众十余万,分作四路,杀奔长安来。路逢董仲颖女婿中郎将牛辅,引军七千人,欲去与丈人报仇,李傕便与合兵,使为四驱。多少人接力进发。

车已去远,飞将吕布眼望车尘,叹惜埋怨。

  司徒妙算托红裙,不用干戈不用兵。三战虎牢徒费事,凯歌却奏凤仪亭。

翻滚黄河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豪。以铜为镜能够正衣冠,以古为镜可以知兴衰。功过是非成败,且看三国清谈

  董仲颖专权肆不仁,经略使何自竟亡身?那个时候诸葛隆中卧,安肯轻身事乱臣。

任红昌在车的里面,遥见吕温侯于稠人之内,眼望车中。任红昌虚掩其面,如痛哭之状。

  次日,李肃引十数骑,前到郿坞。人报太岁有诏,卓教唤入。李肃入拜。卓曰:“国王有什么诏?”肃曰:“太岁病体新痊,欲会大方于未央殿,议将禅位于提辖,故有此诏。”卓曰:“王允之意若何?”肃曰:“王司徒已命人筑受禅台,只等天子到来。”卓大喜曰:“吾夜梦一龙罩身,几近来果得此喜事。时哉不可失!”便命心腹将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多少人领飞熊军七千守郿坞,自个儿即日排驾回京;顾谓李肃曰:“吾为帝,汝当为执金吾。”肃拜谢称臣。卓入辞其母。母时年六十余矣,问曰:“吾儿何往?”卓曰:“儿将往受汉禅,阿妈确定为太后也!”母曰:“吾方今肉颤心惊,恐非吉兆。”卓曰:“将为国母,岂不预有惊报!”遂辞母而行。临行,谓任红昌曰:“吾为太岁,当立汝为妃嫔。”任红昌已明知就里,假作欢娱拜谢。

前几天,董仲颖为化解与吕奉先的涉及,眼不见心不烦,于是自行安顿带任红昌前往郿坞,百官前来欢送拜送。

  卓入后堂,唤任红昌问曰:“汝何与飞将吕布私通耶?”蝉泣曰:“妾在后园看花,吕温侯突至。妾方惊避,布曰:‘小编乃里胥之子,何苦相避?’提戟赶妾至凤仪亭。妾见其心不良,恐为所逼,欲投荷池自尽,却被这个人抱住。正在生死存亡,得节度使来,救了生命。”董仲颖曰:“笔者今将汝赐与吕奉先,何如?”貂蝉大惊,哭曰:“妾身已事妃嫔,今忽欲下赐家奴,妾宁死不辱!”遂掣壁间宝剑欲自刎。卓慌夺剑拥抱曰:“吾戏汝!”貂蝉倒于卓怀,掩面大哭曰:“此必李儒之计也!儒与布交厚,故设此计;却不管一二惜军机大臣得体与贱妾性命。妾当生噬其肉!”卓曰:“吾安忍舍汝耶?”蝉曰:“虽蒙太守喜爱,但恐此处不宜久居,必被飞将吕布所害。”卓曰:“吾前日和您归郿坞去,同受喜悦,慎勿忧疑。”蝉方收泪拜谢。

二、头脑台风

王子师即请下属孙瑞、黄琬切磋。

孙瑞曰:“近些日子主上有疾新愈,可遣大器晚成能言之人,往郿坞请卓议事;一面以皇帝密诏付吕温侯,使伏甲兵于朝门之内,引卓入诛之:此上策也。”

黄琬曰:“何人敢去?”

孙瑞曰:“吕奉先同郡骑节度使李肃,以董仲颖不迁其官,甚是怀怨。若令这厮去,卓必不疑。”

王子师于是邀约吕温侯协作商量。

吕奉先曰:“昔日劝笔者杀丁建阳投靠董仲颖者,亦此人也。今若不去,吾先斩之。”

惹人密请李肃至。

吕奉先曰:“昔日公说飞将吕布使杀丁建阳而投董仲颖;今董仲颖上欺君王,下虐生灵,罪恶贯盈,天怒人恨。公可传国君诏往郿坞,宣卓入朝,伏兵诛之,力扶汉室,共作忠臣。尊意若何?”

李肃曰:“笔者亦欲除此贼久矣,恨无同心者耳。今将军若此,是天赐也,肃岂敢有二心!”

于是折箭为誓。

王子师曰:“公若能干那一件事,何患不得显官。”

  众贼杀了王允,一面又差人将王子师宗族老年人幼儿,尽行残害。士民无不下泪。当下李傕、郭汜寻思曰:“既到那边,不杀君王谋大事,更待曾几何时?”便持剑大呼,杀入内来。正是:

话说任红昌继续按安排,经过在凤仪亭施展连环计,让吕奉先与董仲颖之间的涉及更是浮动。

  霸业成时为天王,不成且作富家郎。哪个人知天命无私曲,郿坞方成已灭绝。

王司徒的飞跃推动【启发录】:

001
分明对象,头脑沙尘卷风:
与吕温侯分明了同步目标后,王子师快捷铺排下属同盟斟酌,经过头脑沙暴,找到其余有限支撑的盟友李肃。

002
安顿专业,登时实行:
布局车笠之盟李肃马上趁着最棒时机,分工分配职分,立时前往推行。

003
关心结果,持续改进:
基于结果必要,吕温侯进行神补刀,给了董仲颖致命一击,除去了奸恶之徒。


欲知后事怎样,且听下回落解。

欲知越来越多连载,请戳下方链接:

《三国清谈》主目录

  却说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闻董仲颖已死,吕奉先将至,便引了飞熊军连夜奔彭城去了。吕奉先至郿坞,先取了任红昌。皇甫嵩命将坞中所藏良家子女,尽行释放。但系董仲颖家属,不分老年人幼儿,悉皆诛戮。卓母亦被杀。卓弟董旻、侄董璜皆砍头命令。收籍坞中所蓄,白银数十万,白金数百万,绮罗、珠宝、器皿、供食用的谷物,无尽。回报王子师。允乃大犒军官,设宴于都堂,召集众官,酌酒称庆。

后生可畏、确立同盟指标

猛然听到背后一个人问曰:“温侯何不从上卿去,乃在这遥望而发叹?”

飞将吕布黄金年代看,乃是司徒王子师。

王子师曰:“老夫日来因染微疾,闭门未出,故久未得与将军一见。今日太守驾归郿坞,只得扶病出送,却喜得晤将军。请问将军,为什么在那长叹?”

飞将吕布曰:“正为您女儿。”

王子师假装惊曰:“这么多天,都督还未有将小女许配给将军吗?”

吕温侯曰:“老贼自宠幸久矣!”

王子师范大学惊曰:“不相信有那件事!”

飞将吕布将前事意气风发意气风发告允。

王子师仰面跌足,半晌不语;长久,乃言曰:“不意参知政事作此禽兽之行!”挽着吕温侯的手曰:“且到寒舍争辨。”

吕温侯随王子师入密室,王子师置酒招待。

吕奉先又将凤仪亭相遇之事,细述一次。

王子师曰:“太守淫吾之女,夺将军之妻,诚为全球耻笑。非笑县令,笑允与将军耳!然允老迈无能之辈,不足为奇;遗憾将军盖世之才,亦受此污辱也!”

吕温侯怒火攻心,拍案大叫。

王子师急曰:“老夫失语,将军息怒。”

吕奉先曰:“誓当杀此老贼,以雪吾耻!”

王允急掩其口曰:“将军勿言,恐连累老夫。”

吕温侯曰:“大女婿生居天地间,岂会郁郁久居人下!”

王子师曰:“以将军之才,实非董都尉所可约束。”

飞将吕布曰:“吾欲杀此老贼,奈是老爹和儿子之情,恐惹后人争论。”

王允微笑曰:“将军姓吕,知府姓董,掷戟之时,岂有老爹和儿子情耶?”

飞将吕布奋然曰:“非司徒言,飞将吕布大致自误!”

王子师见其意已决,便说之曰:“将军若扶汉室,乃忠臣也,青史标名,流芳千古;将军若助董仲颖,乃反臣也,载之史笔,遗臭万载。”

吕温侯避席下拜曰:“布意已决,司徒勿疑。”

王子师曰:“但恐事或不成,反招大祸。”

吕奉先拔带刀,刺臂出血为誓。

王允跪谢曰:“汉祀不斩,皆出将军之赐也。切勿泄漏!临期有计,自当相报。”

飞将吕布慨诺而去。

  巨魁伏罪灾方息,从贼纵灾荒又来。

三、选取行动

今天,李肃前来郿坞求见董战。

人报太岁有诏,董仲颖准入。

董仲颖曰:“国君有什么诏?”

李肃曰:“皇帝病体新痊,欲会大方于未央殿,议将禅位于参知政事,故有此诏。”

董仲颖曰:“王子师之意若何?”

李肃曰:“王司徒已命人筑受禅台,只等天王到来。”

董仲颖大喜曰:“吾夜梦一龙罩身,明日果得此喜事。时哉不可失!”

便命心腹将李傕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多少人领飞熊军四千守郿坞,本人即日排驾回京;顾谓李肃曰:“吾为帝,汝当为执金吾。”

李肃拜谢称臣。

临行,谓任红昌曰:“吾为国王,当立汝为妃子。”

任红昌已明知就里,假作欢乐拜谢。

董仲颖出坞上车,前遮后拥,往长安来。

既至城外,百官俱出招待。独有李儒抱病在家,无法出迎。

董仲颖进至相府,吕温侯入贺。

董仲颖曰:“吾登九五之位,汝当总督天下兵马。”

吕奉先拜谢。

董仲颖进朝,群臣各具朝服,迎谒于道。

李肃手执宝剑扶车而行。到南门,军兵尽拒之门外,独有御车八十余名同入。

董仲颖遥见王子师等各执宝剑立于殿门,惊问肃曰:“持剑是何意?”

李肃不应,推车直入。

王子师范大学呼曰:“反贼至此,武士何在?”

旁边转出百余名,持戟挺槊刺之。

董仲颖身穿有护甲刀枪不入,手臂受到毁伤坠车,大呼曰:“吾儿奉先何在?”

飞将吕布从车的后边几乎出曰:“有诏讨贼!”生机勃勃戟直刺董卓颈部。

吕奉先左臂持戟,右臂怀中取诏,大呼曰:“奉诏讨贼臣董仲颖,别的不问!”

众将吏皆欢天喜地。


  卓出坞上车,前遮后拥,望长安来。行不到七十里,所乘之车,忽折意气风发轮,卓下车乘马。又行不到十里,那马咆哮嘶喊,掣断辔头。卓问肃曰:“车折轮,马断辔,其兆若何?”肃曰:“乃参知政事应绍汉禅,弃旧换新,将乘玉辇金鞍之兆也。”卓喜而信其言。次日,正行间,猛然烈风骤起,昏雾蔽天。卓问肃曰:“此何祥也?”肃曰:“天子登龙位,必有红光紫雾,以壮天威耳。”卓又喜而不疑。既至城外,百官俱出招待。唯有李儒抱病在家,无法出迎。卓进至相府,吕布入贺。卓曰:“吾登九五,汝当总督天下兵马。”布拜谢,就帐前住宿。是夜有十数小时候于野外作歌,风吹歌声入帐。歌曰:“千里草,何青青!二十31日卜,不得生!”歌声悲切。卓问李肃曰:“童谣主何吉凶?”肃曰:“亦只是言刘氏灭、董氏兴之意。”

  董仲颖即日命令还郿坞,百官俱拜送。任红昌在车的里面,遥见吕温侯于稠人之内,眼望车中。任红昌虚掩其面,如痛哭之状。车已去运,布缓辔于土冈之上,眼望车尘,叹惜愤恨。忽闻背后一人问曰:“温侯何不从太师去,乃在这里遥望而发叹?”布视之,乃司徒王允也。

  却说当下吕温侯大呼曰:“助卓为虐者,皆李儒也!哪个人可擒之?”李肃应声愿往。忽听朝门外发喊,人报李道家奴已将李儒绑缚来献。王子师命缚赴市曹斩之;又将董仲颖尸首,呼吁通衢。卓尸痴肥,看尸军官以火置其脐中为灯,膏流四处。百姓过者,莫不手掷其头,足践其尸。王子师又命吕奉先同皇甫嵩、李肃领兵七万,至郿坞抄籍董卓家产、人口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