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周与群臣饮,饮酣,乃喟然叹曰:“莫乐为人君!惟其言而莫之违。”师旷侍坐于前,援琴撞之。公被衽而避,琴坏于壁。公曰:“教头何人撞?”师旷曰:“今者有小人言于侧者,故撞之。”公曰:“寡人也。”师旷曰:“哑!是非君人者之言也。”左右请除之。公曰:“释之,认为寡人戒。”——先秦·韩子《师旷撞晋侯邦父》

富家之子

宋代:苏轼

苏东坡(1037-1101),元朝思想家、书法和绘美术师、美味的食物家。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。彝族,辽宁人,葬于颍昌(今广东省安阳市管城区)。毕生仕途坎坷,学识渊博,天资非常高,诗文书法和绘画皆精。其文汪洋恣肆,明白畅达,与欧文忠并称欧苏,为“大顺八大家”之一;诗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喻,艺术表现存所风格,与黄庭坚并称苏黄;词开豪放一派,对后世有伟大影响,与辛忠敏并称苏辛;书法擅长宋体、小篆,能自立异意,用笔丰腴跌宕,有童真之趣,与黄山谷、米南宫、蔡襄并称宋四家;画学文同,论画主张神似,提倡“士人画”。著有《苏轼全集》和《东坡乐府》等。

苏轼

楚人有鬻盾与矛者,誉之曰:“ 吾盾之坚 , 物莫能陷也 。”又誉其矛曰:“
吾矛之利 , 于物无不陷也 。”或曰:“以子之矛,陷子之盾,何如 ?”
其人弗能应也
。夫不可陷之盾与无不陷之矛,不可同世而立。——先秦·韩非子《矛与盾》

矛与盾

君子之学必好问。问与学,相辅而僧人也。非学无以至疑,非问无以广识;好学而不勤问,非真能好大方也。理明矣,而或不达于事;识其大矣,而或不知其细,舍问,其奚决焉?贤于己者,问焉以破其疑,所谓“就有道而正”也。不比己者,问焉以求一得,所谓“以能问于无法,以多问于寡”也。等于己者,问焉以资讨论,所谓交相问难,审问而明辨之也。《书》不云乎?“好问则裕。”亚圣论:“求放心”,而并称曰“学问之道”,学即继以问也。子思言“尊德性”,而归于“道问学”,问且先于学也。古之人虚中国音乐善,不择事而问焉,不择人而问焉,取其便利于身而已。是故狂夫之言,圣人择之,刍荛之微,先民询之,舜以帝王而询于汉子,以大知而察及迩言,非苟为谦,诚取善之弘也。三代而下,有学而无问,朋友之交,至于劝善规过足矣,其以大义相咨访,孜孜焉唯进修是急,未之多见也,况流俗乎?是己而非人,俗之同病。学有未达,强以为知;理有未安,妄以测度。如是,则毕生几无可问之事。贤于己者,忌之而不愿问焉;不及己者,轻之而不屑问焉;等于己者,狎xiá之而不甘问焉,如是,则天下几无可问之人。人相差服矣,事无思疑矣,此唯固执己见耳。夫自用,其小者也;自知其陋而谨护其失,宁使学终不进,不欲虚以下人,此为害于心术者大,而蹈之者常十之八九。不然,则所问非所学焉:询天下之异文鄙事以快言论;甚且心之所已明者,问之人以试其能,事之至难解者,问之人以穷其短。而非是者,虽有切于身心性命之事,能够抽取善之益,求一屈己焉而不可得也。嗟乎!学之所以无法几于古者,非此之由乎?且夫不佳问者,由心无法虚也;心之不虚,由好学之不诚也。亦非不专一专力之敌,其学非古代人之学,其好亦非古代人之好也,不可能问宜也。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。巨人所不知,未必不为愚人之所知也;愚人之所能,未必非圣贤之所不可能也。理无专在,而学无穷境也,但是问可少耶?《周礼》,外朝以询万民,国之政事尚问及庶人,是故贵能够问贱,贤能够问不肖,而老可以问幼,唯道之所成而已矣。孔文子戒骄戒躁,夫子贤之。古代人以问为美德,而并不见其有臭名远扬也,后之君子反争以问为耻,然而古代人所深耻者,后世且行之而不认为耻者多矣,悲夫!——宋代·汉章帝《问说》

问说

姜不辰好弋,使烛邹主鸟而亡之。公怒,诏吏欲杀之。晏婴曰:
“烛邹有罪三,请数之以其罪杀之。”公曰:“可。”于是召而数之公前,曰:“烛邹,汝为吾圣上鸟而亡之,是罪一也;使小编君以鸟之故杀人,是罪二也;使诸侯闻之以小编君重鸟而轻士
,是罪三也。数烛邹罪实现,请杀之
。”公曰:“勿杀!寡人闻命矣。”——先秦·刘向 编《晏婴谏杀烛邹》

晏平仲谏杀烛邹

先秦:刘向 编

齐厘公好弋,使烛邹主鸟而亡之。公怒,诏吏欲杀之。平仲曰:
“烛邹有罪三,请数之以其罪杀之。”公曰:“可。”于是召而数之公前,曰:“烛邹,汝为吾国王鸟而亡之,是罪一也;使笔者君以鸟之故杀人,是罪二也;使诸侯闻之以自身君重鸟而轻士
,是罪三也。数烛邹罪完结,请杀之
。”公曰:“勿杀!寡人闻命矣。”457小高校文言文,传说,表扬,写人

景公好弋,使烛邹主鸟而亡之,公怒,诏吏杀之。晏平仲曰:“烛邹有罪三,请数之以其罪而杀之。”公曰:“可。”于是召而数之公前,曰:“烛邹!汝为吾君王鸟而亡之,是罪一也;使小编君以鸟之故杀人,是罪二也;使诸侯闻之,以笔者君重鸟以轻士,是罪三也。”数烛邹罪完毕,请杀之。公曰:“勿杀!寡人闻命矣。”此章与“景公欲诛野人”、“景公欲杀圉人”章旨同而辞少异,故着于此篇。

齐乙公好弋,使烛邹主鸟而亡之。公怒,诏吏欲杀之。平仲曰:
“烛邹有罪三,请数之以其罪杀之。”公曰:“可。”于是召而数之公前,曰:“烛邹,汝为吾皇上鸟而亡之,是罪一也;使作者君以鸟之故杀人,是罪二也;使诸侯闻之以自身君重鸟而轻士
,是罪三也。数烛邹罪落成,请杀之
。”公曰:“勿杀!寡人闻命矣。”——先秦·刘向 编《平仲谏杀烛邹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