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典医学最初的小说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,转发请表明出处

黄宗明字诚甫,号致斋,长春鄞县人。登正德国甲级足球联赛戌贡士第,授Adelaide兵部主事,陞员外郎。谏上南巡,请告归。除工部县令,不起。嘉靖丁卯补南刑部。张孚敬议大礼,在廷斥为奸邪,先生独曰:“继统者,三代通制,继嗣者,王巨君敝议。今制,公侯伯军职承接,弟之继兄,姪之继叔,皆曰弟曰姪,不曰子。公侯伯如是,太岁何独不然。”如其议,上之,出守吉安。有能名,转广东盐运使。召修《明伦盛典》,丁母忧,不行。丁丑,陞光禄寺卿,辑《光禄须知》以进。乙丑,转兵部右通判,编修杨名言“斋醮无验,徒开小人倖进之门”。上海高校怒,戍名。先生言名无罪,出为湖北参与政务。前些年冬,召补礼部参知政事。甲辰十四月卒官。先生受学于阳明,阳明谓“诚甫自当追风逐日,任重先生道远,吾非诚甫什么人望耶!”则其属意亦至矣。

吴澄尝观其书,认为平生所见明经士,未有能及之者,谓人曰:“能言距杨、墨者,圣人之徒也,楚望真其人乎!”然泽雅自慎重,未尝轻与人言。李泂使过扬州,请北面称弟子,受一经,且将经纪其家,泽谢曰:“以君之才,何经不可明,然亦然则笔授其义而已。若余则于劳碌之余,乃能有见,吾非邵子,不敢以二十年林上期君也。”泂叹息而去。或问泽:“自閟如此,宁无不传之惧?”泽曰:“圣经兴废,上关天运,子感觉开玩笑人力所致耶!”

  同恕,字宽甫,其先圣Pedro苏拉人。五世祖迁秦中,遂为奉元人。祖升。父继先,博学能文,廉希宪宣抚陕右,辟掌库钥。家世业儒,同居二百口,无间言。恕安静端凝,羁丱如中年人,从乡先生学,日记数千言。年十三,以《书经》魁乡校。至元间,朝廷始分六部,选名士为吏属,关陕以恕贡礼曹,辞不行。仁宗践阼,即其家拜国子司业,阶儒林郎,使三召,不起。贵州行台侍太史赵世延,请即奉元置鲁斋书院,中书奏恕领教事,制可之。先后来大家殆千数。延祐设科,再主乡试,人服其公。六年,以奉议大夫、太子左赞善召,入见春宫,赐酒慰问。继而献书,厉陈古谊,尽开悟涵养之道。二零二零年春,英宗继统,以疾归。致和元年,拜集贤侍读博士,以老疾辞。

张元冲字叔谦,号浮峰,越之山阴人。嘉靖戊寅贡士。授中书舍人,改吏科给事中。分宜入相,先生言其用心不光,不宜在皇上左右。又请罢遣中官织造。迁工科都给事中,谏世庙玄修不视朝。一时称作敢谏。出为莱茵河参政,山西按察使,云南左右布政使,陞右副都太史,尚书广东,奉旨回藉。又二年而卒,年六十二。

问:“存顺殁宁,宁与不宁,何别哉?”曰:“余知传奇人物之下学上达,俯仰无愧怍。尔身有死生,道有去来耶?而又安能索之茫茫乎?若曰宁与不宁,靡有分别。将锦衣肉食荣乐已足,何取于茅茨土阶蔬水曲肱也。”曰:“善不善者与化徂矣,善恶区别,徂有二耶?”曰:“辟之放言,口舌之欲耳;恣声色,耳目之欲耳。一放一恣,口舌耳目认为欢喜,在那之中楻杌也。口舌耳目有成有坏,当中楻杌可磨灭乎?”

胡一桂,字庭芳,徽州赤坎人。父方平。一桂生而聪明,好读书,尤精于《易》。初,饶州德兴沈贵宝,受《易》于董梦程,梦程受朱熹之《易》黄榦,而一桂之父方平及从贵宝、梦程学,尝著《命理术数启蒙通释》。一桂之学,出于方平,得朱熹氏源委之正。宋景定丁未,一桂年十八,遂领乡荐,试礼部不敏,退而上书,远近师之,号双湖文化人。所撰写有《周易本义附录纂疏》、《本义启蒙翼传》、《朱子诗传附录纂疏》、《十七史纂》,并行于世。

  大德中,荧惑入南斗句已而行,谦感觉灾在吴、楚,窃深忧之。是岁大昆,谦貌加瘠,或问曰:「岂食不足邪?」谦曰:「今公私匮竭,道殣相望,吾能独饱邪!」其处心盖如此。廉访使刘庭直、副使赵宏伟,皆中州雅望,于谦深加推服,论荐于朝;中外名臣列其行义者,前后章数十上;而郡复以遗逸应诏;乡闱大比,请司其文衡。皆莫能致。至其晚节,独以身任正学之重,远近学者,以其身之安否,为斯道之隆替焉。至元三年卒,年六十八。尝以齐云山人自号,世称为白云先生。朝廷赐谥文懿。

先生登文成之门,以戒惧为入门,而一意求诸践履。文成尝曰:“吾门不乏慧辨之士,至於真切纯笃,无如叔谦。”先生尝谓学者曰:“孔夫子之道,一以贯之,亚圣之道,万物小编备,良知之说,如是而已。”又曰:“学先立下志愿,不学为圣贤,非志也。一代天骄之学,在戒惧慎独,不及是学,非学也。”揭坐右曰:“只有主,则天地万物自己而立,必无私,斯上下四旁咸得其平。”前后官恒河,闢正学书院,与东廓、念菴、洛村、枫潭联讲会,以订文成之学,又建怀玉书院於广信,迎龙溪、绪山主讲席,遂留绪山为《文成年谱》,惟恐同门之士,学之有出入也,其有功师门如此。

问:“汉子修道,名不出于闾里,何以使一世法则?”曰:“即如吾辈在舟中,一事合道,千万世界银行者,决不可能出此限制;一言合道,千万世言者,决不能够舍此法度。苟比不上此,其行必难寡悔,其言必难寡尤,此之谓世法世则。”

自复至燕,学子从者百余名。世祖在潜邸,尝召见,问曰:“作者欲取宋,卿可导之乎?”对曰:“宋,吾父母国也,未有引外人以伐吾父母者。”世祖悦,因不强之仕。惟中闻复论议,始嗜其学,乃与枢谋建太极书院,立周子祠,以二程、张、杨、游、朱六君子配食,接纳遗书九千余卷,请复批注个中。复以周、程而后,其书广博,学者不可能贯通,乃原羲、农、尧、舜所以继天立极,孔夫子、颜、孟所以垂世立教,周、程、张、朱氏所以发明绍续者,作《传道图》,而以书目条列于后;别著《伊洛表达》,以标其主题。朱子门人,散在四方,则以见诸登载与得诸听闻者,共五十有多少人,作《老师和朋友图》,以寓私淑之志。又取伊尹、颜子言行,作《希贤录》,使学者知所向慕,然后求端用力之方备矣。枢既退隐苏门,乃即复传其学,由是许衡、郝经、刘因,皆得其书而尊信之。北方知有程、朱之学,自复始。

  黄泽,字楚望,其先长安人。唐末,舒艺知资州龙岩县,卒,葬焉,子孙遂为资州人。宋初,延节为开封评事,兼监察军机大臣,累赠金紫光禄大夫,泽十一世祖也。五世祖拂,与二兄播、揆,同年登进士第,蜀人荣之。父仪可,累举不第,随兄骥子官驻马店,蜀乱,不可能归,因家焉。泽生有异质,慨然以明经学道为志,好为苦思,屡以成疾,疾止复思,久之,如全体见,作《颜子仰高钻坚论》。蜀人治经,必先古注疏,泽于名物度数,考核精审,而义理一宗程、硃,作《易春秋二经解》、《二礼祭奠述略》。

士人登文成之门,以戒惧为入门,而一意求诸践履。文成尝曰:“吾门不乏慧辨之士,至于真切纯笃,无如叔谦。”先生尝谓学者曰:“万世师表之道,一以贯之,孟轲之道,万物小编备,良知之说,如是而已。”又曰:“学先立下志愿,不学为圣贤,非志也。圣人之学,在戒惧慎独,不及是学,非学也。”揭坐右曰:“只有主,则天地万物自小编而立,必无私,斯上下四旁咸得其平。”前后官广东,闢正学书院,与东廓、念菴、洛村、枫潭联讲会,以订文成之学,又建怀玉书院于广信,迎龙溪、绪山主讲席,遂留绪山为《文成年谱》,惟恐同门之士,学之有出入也,其有功师门如此。

履祥居仁山之下,学者因堪当仁山先生。大德中卒。元统初,里人吴师道为国子大学生,移书学官,祠履祥于乡学。至中心,赐谥文安。

  恕之学,由程、硃上溯孔、孟,务贯浃事理,以利于行。教人曲为开导,使得趣向之正。性整洁,平居虽小暑,不去冠带。母张爱妻卒,事异母如事所生。父丧,哀毁致目疾,时祀斋肃详至。尝曰:「保养有不备,事犹可复,追远有不诚,是诬神也,可逭罪乎!」与人交,虽外无适莫,而中有绳尺。里人借骡而死,偿其直,不受,曰:「物之数也,何以偿为!」家无儋石之储,而聚书数万卷,扁所居曰榘庵。时萧渼居南山下,亦以道高当世,入城府,必主恕家,士论称之曰「萧同」。

《震泽语录》载学者问天下归仁,先须从事四勿,久当自见。先生曰:“固是。然自要便见得。”范伯达问曰:“天下归仁只是物,物皆归吾仁。”先生指窗问曰:“此还归仁否?”范默然。其后陈齐之有诗云:“大海因高起万沤,形躯虽异总同流。风沤未状端何若?此际应要求彻头。”盖仁之体段洁净精微,所谓“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”,不容一毫粘带,粘着即死而仁隐矣。今所以不能够便见得者,止因粘带之念不忘,起心理索即差千里。范之所以默然者,病在于转念生疑,遂死于此。窗未尝不归吾仁,而小编自捍格之耳。粘带不生,即风沤未状时景观。盖情顺万事而冷酷,就是粘带不生。苟畏事而求无事,则粘带益多矣。

萧渼,字惟斗,其先罗斯海人。父仕秦中,遂为奉元人。渼性至孝,自为儿时,翘楚不凡。稍出为府史,上官语不合,即引退,读书面山者三十年。制一革衣,由身半以下,及卧,辄倚其榻,玩诵非常的多置,于是博极群书,天文、地理、律历、算数,靡不商量。侯均谓元有天下百余年,惟萧惟斗为识字人。学者及其门受业者甚众。尝出,遇一妇人,失金钗道旁,疑渼拾之,谓曰:“殊无旁人,独翁居后耳。”渼令随至门,取家钗以偿。其妇后得所遗钗,愧谢还之。乡人有自城中暮归者,遇寇,欲侵凌,诡言“笔者萧先生也”,寇惊愕释去。

  先是,何基、王柏及金履祥殁,其学犹未大显,至谦而其道益著,故我们推原统绪,认为硃熹之世適。江浙行中书省为请于朝,建四贤书院,以奉祠事,而列于学官。

生长峻极之体量,不出于3000三百之细微,而尧、舜之如履薄冰,亦惟以“无教逸欲、无旷庶官”为先务,盖天不改变,则道亦不改变,极固如是也。

延祐初,谦居东阳八嵩山,学者翕然从之。寻开门讲学,远而幽、冀、齐、鲁,近而荆、扬、吴、越,皆不惮百舍来受业焉。其教人也,至诚谆悉,内外殚尽,尝曰:“己有知,使人亦知之,岂非常的慢哉!”或享有问难,而词不能够自达,则为之言其所欲言,而解其所惑。商讨讲贯,终日不倦,摄其粗疏,入于密微。闻者方倾耳听受,而其出愈真切。惰者作之,锐者抑之,拘者开之,放者约之。及门之士,著录者千余人,随其材分,咸有所得。然独不以科举之文授人,曰:“此义、利之所由分也。”谦笃于孝友,有绝人之行。其处世不胶于古,不流于俗。不出里闾者四十年,四方之士,以比不上门为耻,缙绅先生之过其乡邦者,必即其家存问焉。或访以典礼政事,谦观其会通,而为之折衷,闻者无不厌服。

  元兴百多年,上自朝廷内外名宦之臣,下及山林布衣之士,以通经能文鲜明当世者,彬彬焉众矣。今皆不复为之分别,而使用其尤卓然成名、能够辅教传后者,合而隶之,为《儒学传》。

《易》曰:“首出庶物,万国南平。”夫心,天君也,时时尊之,俾常伸万物之上,将众动,可得其理而成全世界之亹亹。然欲知事之之道,则须先见其昆仑山真面目。先儒令学者观未发意况,所以求见其实质也。由是而之焉,“发皆中节”,无所往而不尊矣。古人立言,惟以自得而不必其全,故出之?难。阳和与诸公书,每有“虚而灵、寂而照、常应、常静、有物、无物及生天生地、成鬼成帝”等语,其理未尝不到,来讲涉熟易,尚未尽脱诠解耳!

谦生数岁而孤,甫能言,世母陶氏口授《孝经》、《论语》,入耳辄不忘。稍长,肆力于学,立程以自课,取四部书分日夜读之,虽疾恙不废。既乃受业金履祥之门,履祥语之曰:“士之为学,若五味之在和,醯酱既加,则酸咸顿异。子来见自个儿已29日,而犹内人也,岂吾之学无以感发子耶!”谦闻之惕然。居数年,尽得其所传之奥。于书无不读,穷探圣微,虽残文羡语,皆不敢忽。有不可通,则不敢强;于先儒之说,有所未安,亦不苟同也。

  吴澄尝观其书,认为一生所见明经士,没有能及之者,谓人曰:「能言距杨、墨者,圣人之徒也,楚望真其人乎!」然泽雅自慎重,未尝轻与人言。李泂使过珠海,请北面称弟子,受一经,且将经纪其家,泽谢曰:「以君之才,何经不可明,然亦可是笔授其义而已。若余则于费力之余,乃能有见,吾非邵子,不敢以二十年林上期君也。」泂叹息而去。或问泽:「自閟如此,宁无不传之惧?」泽曰:「圣经兴废,上关天运,子感觉开玩笑人力所致耶!」

人之为小人,岂其性哉?其初亦起于乍弄机智,渐习渐熟,至流于恶而不自知。

古典文学原作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,转发请评释出处

  萧渼,字惟斗,其先白海人。父仕秦中,遂为奉元人。渼性至孝,自为兒时,翘楚不凡。稍出为府史,上官语不合,即引退,读书面山者三十年。制一革衣,由身半以下,及卧,辄倚其榻,玩诵十分的多置,于是博极群书,天文、地理、律历、算数,靡不商量。侯均谓元有天下百余年,惟萧惟斗为识字人。学者及其门受业者甚众。尝出,遇一妇人,失金钗道旁,疑渼拾之,谓曰:「殊无别人,独翁居后耳。」渼令随至门,取家钗以偿。其妇后得所遗钗,愧谢还之。乡人有自城中暮归者,遇寇,欲加害,诡言「笔者萧先生也」,寇惊愕释去。

但有一毫厌人之心,即谓之不敬,稍有此心,则人先厌作者矣。

初,履祥既见王柏,首问为学之方,柏告以必先树立志向,且举先儒之言:居敬以持其志,立下志愿以定其本,志立乎事物之表,敬行乎事物之内,此为学之大方也。及见何基,基谓之曰:“会之屡言贤者之贤,理欲之分,便当自今始。”会之,盖柏字也。当时议者以为基之清介纯实似尹和静,柏之高明刚正似谢上蔡,履祥则亲得之二氏,而并充于己者也。

  泽家甚窭贫,且年老,不复能教师,经岁大侵,亲属采木实草根以疗饥,晏然曾不动其意,惟以有才能的人之心不明,而经学失传,若己有罪为大戚。至正六年卒,年八十七。其书存于世者十二三。门人惟新安赵汸为高第,得其《春秋》之学为多。

日省录

许谦,字益之,其先京兆人。九世祖延寿,宋刑部经略使。八世祖仲容,太子洗马。仲容之子曰洸、曰洞,洞由贡士起家,以小说政事盛名于时。洸之子寔,事海陵胡瑗,能以师法终始者也。由平江徙婺之南宁,至谦五世,为太原人。父觥,登淳祐七年举人第,仕未显以殁。

  恕自京还,家居十三年,缙绅望之若景星麟凤,乡里称为先生而不姓。至顺二年卒,年七十八。制赠翰林直大学生,封京兆郡侯,谥文贞。其所著曰《榘庵集》,二十卷。

中丞张浮峰先生元冲

读《四书章句集注》,有《丛说》二十卷,谓学者曰:“学以品格华贵的人为准的,然必得高人之心,而后可学伟大的人之事。圣贤之心,具在《四书》,而《四书》之义,备于朱子,顾其辞约意广,读者安能够易心求之乎!”读《诗集传》,有《名物钞》八卷,正其音释,考其名物度数,以补先儒之未备,仍存其逸义,旁采远援,而以己意终之。读《书集传》,有《丛说》六卷。其观史,有《治忽几微》,仿史家年经国纬之法,起太皞氏,迄宋元祐元年秋七月里胥左仆射司马光卒。备其世数,总其年龄,原其兴亡,著其善恶。盖认为光卒,则中夏族民共和国之治不可再生,诚理乱之几也。故附于续经而书孔丘卒之义,以至其意焉。

  侯均者,字伯仁,亦奉元人。父母蚤亡,独与继母居,卖薪以给养老。积学四十年,群经百氏,无不淹贯,旁通释、老外典。每读书,必熟诵乃已。尝言:「人读书不至千遍,终于己无益。」故其答诸生所问,穷索极探,如取诸箧笥。名振关中,学者宗之。用荐者起为太常大学生,后上述疏忤时相意,不待报可,即归休田里。

雅士师事钱绪山,然其为学不以良知,而以志学。谓:“君子以复性为学,则必求其所以为性,而性囿于质,难使纯明,故无事不学,学焉又恐就其性之所近,故无学不证诸孔氏。”又谓:“求之于心者,所以求心之圣;求之于圣者,所以求圣之心。”盖其时大家执“心之旺盛谓之圣”一语,驰骋于气质认为学,先生以孔氏为的,亦不得已之苦心也。耿楚倥与知识分子谈数日,曰:“先生今之孟轲也。”久之,寓书曰:“愿君执御,无专执射。”天台译其意曰:“夫射必有的,御所以载人也。子舆氏愿学孔夫子,其立之的乎?孔仲尼善调御狂狷,行无辙,故云‘执御\’。吾仲氏欲门下损孟之高,为孔之大,如斯而已。”楚倥心信之士,其学与都尉不合,谓先生为亚圣,讥之也。先生尝问罗近溪曰:“学当从何入?”近溪谐之曰:“兄欲入道,朝拜夕拜,空中有人传汝。”先生一气之下。后数年,在江省粮储,方治文移,怳忽闻有唱者,“舜什么人也?予何人也?有为者亦假诺!”先生大悟,自是心地日莹,终生见解脱落。在都门从赵大洲助教,礼部司务李贽不肯赴会,先生以手书《金刚经》示之,曰:“此不死学问也,若亦不讲乎?”贽始折节向学。尝晨起候门,先生出,辄摄衣上马去,不接一语。如是者再,贽信向益坚,语人曰:“徐公钳锤如是。”此皆先生初学时事,其后渐归平实,此等机锋,不复弄矣。

恕自京还,家居十三年,缙绅望之若景星麟凤,乡里称为先生而不姓。至顺二年卒,年七十八。制赠翰林直大学生,封京兆郡侯,谥文贞。其所著曰《榘庵集》,二十卷。

  其同郡胡炳文,字仲虎,亦以《易》有名的人,作《易本义通释》,而于硃熹所著《四书》,用力尤深。余干饶鲁之学,本出于硃熹,而其为说,多与熹牴牾,炳文深正其非,作《四书通》,凡辞异而理同者,合而一之;辞同而指异者,析而辨之,往往发其未尽之蕴。东北学者,因其所自号,称云峰先生。炳文尝用荐者,署明经书院山长,再调兰溪州学正。

县令程松溪先生文德

黄泽,字楚望,其先长安人。唐末,舒艺知资州晋中县,卒,葬焉,子孙遂为资州人。宋初,延节为抚州评事,兼监察军机章京,累赠金紫光禄大夫,泽十一世祖也。五世祖拂,与二兄播、揆,同年登举人第,蜀人荣之。父仪可,累举不第,随兄骥子官唐山,蜀乱,不可能归,因家焉。泽生有异质,慨然以明经学道为志,好为苦思,屡以成疾,疾止复思,久之,如享有见,作《颜子仰高钻坚论》。蜀人治经,必先古注疏,泽于名物度数,考核精审,而义理一宗程、朱,作《易春秋二经解》、《二礼祭奠述略》。

  尝感到去圣久远,经籍残阙,传注家率多傅会,近世儒者,又各以才识求之,故争持虽多,而经旨愈晦;必积诚研精,有所悟入,然后能够发掘受人尊敬的人之本真。乃揭《六经》中疑义千有余条,以示学者。既乃尽悟失传之旨。自言每于幽闲寂寞、兵连祸结、疾病无聊之际得之,及其久也,则出乎意料无不贯通。自天地稳固、人物未生已前,沿而下之,凡邃古之初,万化之原,载籍所不能够具者,皆昭若发蒙,如示诸掌。然后由太昊、神农、五帝、三王,以及春秋之末,皆若身在其间,而目击其事者。于是《易》、《春秋》传注之失,《诗》、《书》未决之疑,《周礼》非受人尊敬的人书之谤,凡数十年苦思而未通者,皆涣然冰释,各就系统。故于《易》以明象为先,以因孔夫子之言,上求文王、周公之意为主,而其机括,则尽在《十翼》,作《十翼举要》、《忘象辩》、《象略》、《辩同论》。于《春秋》以明书法为主,个中央则在考核三传,以求向上之功,而系统尽在《左传》,作《三传义例考》、《笔削本旨》。又作《元年春王三之日辩》、《诸侯娶女立子通考》、《姬宁不书即位义》、《殷周诸侯禘祫考》、《周庙西岳庙单祭合食说》,作《丘甲辩》,凡如是者十余通,以明古今礼俗分裂,见虚辞说经之无用。尝言:「学者必悟经旨废失之由,然后有影响的人本意可知,若《易象》与《春秋》书法废失大抵相似,苟通其一,则可触机而悟矣。」又惧学者得于创闻,不复致思,故所著多引而不发,乃作《命理术数滥觞》、《春秋指要》,示人以求端用力之方。其于礼学,则谓郑氏深而未完,王肃明而实浅,作《礼经复古正言》。如王肃混郊丘废五东皇太一,并昆仑、神州为一,赵伯循言王者禘其太岁之所自出,以国君配之,而不比群庙之社,胡宏家学不信《周礼》,以社为祭地之类,皆引经以证其非。其辩释诸经核心,则有《六经补注》;诋排百家异义,则取杜牧不当言来说之义,作《翼经罪言》。近代覃思之学,推泽为第一。

徐用检字克贤,号鲁源,伊兹密尔兰溪人。嘉靖甲申贡士,除刑部主事,调兵部、礼部,至太师。出为吉林副使,左迁浙江参议,陞辽宁提学副使、苏松参政,坐失囚,降副使。丁忧。起补吉林城福宁转漕储参与政务、福建按察使、辽宁左布政。迁南太仆寺卿,复寺马75%,召入为太常寺卿,两载而回籍,万历乙巳十四月卒,年八十四。

大德中,荧惑入南斗句已而行,谦感觉灾在吴、楚,窃深忧之。是岁大昆,谦貌加瘠,或问曰:“岂食不足邪?”谦曰:“今公私匮竭,道殣相望,吾能独饱邪!”其处心盖如此。廉访使刘庭直、副使赵宏伟,皆中州雅望,于谦深加推服,论荐于朝;中外名臣列其行义者,前后章数十上;而郡复以遗逸应诏;乡闱大比,请司其文衡。皆莫能致。至其晚节,独以身任正学之重,远近学者,以其身之安否,为斯道之隆替焉。至元三年卒,年六十八。尝以苍岩山人自号,世称为白云先生。朝廷赐谥文懿。

  德祐初,以迪功郎、史馆编校起之,辞弗就。宋将改物,所在盗起,履祥屏居金华山中,兵燹稍息,则上下岩谷,追逐云月,寄情啸咏,视世故泊如也。平居独处,终日简直;至与物接,则妙趣横生和怿。训迪后学,谆切无倦,而尤笃于分义。有故人子坐事,老妈和儿子分配为隶,不相知者十年,履祥倾赀营购,卒赎以完;其子后贵,履祥终不自言,相见劳问辛劳而已。何基、王柏之丧,履祥率其同门之士,以义制伏,客官始知师弟子之系于常伦也。

顾应祥字惟贤,号箬溪,湖之长兴人。弘治壬寅贡士。授饶州府推官。桃源洞寇乱,掠乐平令以去,先生单身叩贼垒,出令,贼亦解去。入为锦衣卫经历,出佥安徽岭东道事,讨平汀、漳寇、海寇、郴、桂寇,半岁间三捷。宸濠乱定,移河北副使,分巡罗安达,抚循疮痍,招集流亡,皆善后事宜。历苑马寺卿。奔母丧,不候代,家居者十五年。再起原任。时方议征长江,先生以那鉴孤豚,困兽不可急。会迁南兵部太师以去。后至者出师,布政徐波石死焉。嘉靖甲戌,陞刑部太傅。先生以例繁,引之者得意为进出,命郎官吴维岳、陆稳固为永例,在曹中奖拔于鳞、元美,由是知名天下。分宜在当局,同年生不敢鴈行。先生以耆旧自处,分宜不悦,以原官出圣何塞。庚子致仕,又十二年卒,年八十三。先生好读书,九流百家皆识其首尾,而尤精于算学。今所传《测渊海镜》、《弧矢算术》、《授时历撮要》,皆其所着也。少受业于阳明。阳明殁,先生见《传习续录》,门人问答多有未当于心者,作《传习录疑》。龙溪《致知议略》亦摘其疑心者辨之。大概谓:“良知者,性之所发也,日用之间,念虑初发,或善或恶,或公或私,岂不自知之?知其不当为而犹为之者,私欲之心重而恕己之心昏也。苟能于一块之时,察其为恶也,则猛省而力去之,去一恶念,则生一善念矣。念念去恶为善,则意之所发,心之所存,皆天理,是之谓知行合一。知之非难,而行之为难。

金履祥,字吉父,婺之兰溪人。其先本刘氏,后避吴越钱武肃王嫌名,更为金氏。履祥从曾祖景文,当宋建炎、惠州间,以孝行著称,其父母疾,斋祷于天,而灵应随至。事闻于朝,为改所居乡曰纯孝。履祥幼而敏睿,父兄稍授之书,即能背诵。比长,益自策励,凡天文、地形、礼乐、田乘、兵谋、阴阳、律历之书,靡不毕究。及壮,知向濂、洛之学,事同郡王柏,从登何基之门。基则学于黄榦,而榦亲承朱熹之传者也。自是讲贯益密,造诣益邃。

  延祐初,诏以科举取士,栎不欲就试,有司强之,试乡闱中选,遂不复赴礼部。教师于家,不出门户者数十年。性孝友,尤刚正,日用之间,动中礼法。与人交,不以势合,不以利迁。善诱学者,谆谆不倦。临川吴澄,尝称栎有功于硃氏为多,凡江东人来受业于澄者,尽遣而归栎。栎所居堂曰定宇,学者因以定宇先生称之。元统二年卒,年八十三。

见性是性。

熙遭时承平,不屑仕进,家居教师垂数十年,四方之来专家,多所产生。既殁,乡人为立祠于藁城之西筦镇。其门人苏天爵,为辑其遗文,而虞集序之曰:“使熙得见刘氏,廓之以高明,厉之以充沛,则刘氏之学,当益昌大于时矣。”

  自复至燕,学子从者百余人。世祖在潜邸,尝召见,问曰:「笔者欲取宋,卿可导之乎?」对曰:「宋,吾父母国也,未有引旁人以伐吾父母者。」世祖悦,因不强之仕。惟中闻复论议,始嗜其学,乃与枢谋建太极书院,立周子祠,以二程、张、杨、游、硃六君子配食,选择遗书八千余卷,请复讲授当中。复以周、程而后,其书广博,学者不能够贯通,乃原羲、农、尧、舜所以继天立极,孔圣人、颜、孟所以垂世立教,周、程、张、硃氏所以发明绍续者,作《传道图》,而以书目条列于后;别著《伊洛表达》,以标其宗旨。硃子门人,散在四方,则以见诸登载与得诸据书上说者,共五十有多个人,作《老师和朋友图》,以寓私淑之志。又取伊尹、颜子渊言行,作《希贤录》,使专家知所向慕,然后求端用力之方备矣。枢既退隐苏门,乃即复传其学,由是许衡、郝经、刘因,皆得其书而尊信之。北方知有程、硃之学,自复始。

求心录

恕之学,由程、朱上溯孔、孟,务贯浃事理,以利于行。教人曲为开导,使得趣向之正。性整洁,平居虽白露,不去冠带。母张老婆卒,事异母如事所生。父丧,哀毁致目疾,时祀斋肃详至。尝曰:“保养有不备,事犹可复,追远有不诚,是诬神也,可逭罪乎!”与人交,虽外无适莫,而中有绳尺。里人借骡而死,偿其直,不受,曰:“物之数也,何以偿为!”家无儋石之储,而聚书数万卷,扁所居曰榘庵。时萧渼居南山下,亦以道高当世,入城府,必主恕家,士论称之曰“萧同”。

  履祥居仁山之下,学者因可以称作仁山先生。大德中卒。元统初,里人吴师道为国子硕士,移书学官,祠履祥于乡学。至中间,赐谥文安。

主事陆原静先生澄

恕弟子第五居仁,字士安,幼稚园教授萧渼,弱冠从恕受学。博通经史,躬率子弟致力农亩,而学徒满门。其宏度雅量,能容人所不可能容。尝行田间,遇有窃其桑者,居仁辄避之。乡里高其行义,率多化服。作字必楷整,游其门者,不惟学明,而行加修焉。卒之日,门人相与议易名之礼,私谥之曰静安先生。

  揭傒斯志其墓,乃与吴澄并称,曰:「澄居通都大邑,又数登用于朝,天下学者,四面而归之,故其道远而章,尊而明。栎居万山间,与木石俱,而足迹未尝出本土,故其学必待其书之行,天下乃能知之。及其行也,亦莫之御,是可谓大侠之士矣。」世认为知言。

张元冲字叔谦,号浮峰,越之山阴人。嘉靖戊申进士。授中书舍人,改吏科给事中。分宜入相,先生言其用心不光,不宜在天子左右。又请罢遣中官织造。迁工科都给事中,谏世庙玄修不视朝。一时叫做敢谏。出为福建参与政务,广西按察使,湖北左右布政使,陞右副都太尉,太师新疆,奉旨回藉。又二年而卒,年六十二。

安熙,字敬仲,真定藁城人。祖滔,父松,都是学行淑其老乡。熙既承其家学,及闻台州刘因之学,心向慕焉。熙家与因所居相去数百里,因亦闻熙力于为已之学,深许与之。熙方将造其门,而因己殁,乃从因门人乌叔备问其绪说。盖自因得宋儒朱熹之书,即尊信力行之,故其教人,必尊朱氏。然因之为人,高明坚勇,其进莫遏。熙则简靓和易,务为下学之功。其《告先圣文》有曰:“追忆旧闻,卒究前业。洒扫应对,谨行信言。余力学文,穷理尽性。循循有序,开端圣途,以存诸心,以行诸己,以及于物,以化于乡。”其用心平实切密,可谓善学朱氏者。

  又有《自全省统编》,昼之所为,夜必书之,其不可书者,则不为也。别的若天文、地理、典章、制度、食货、民法通则、字学、音韵、医经、命理术数之说,亦靡不应当贯,旁而释、老之言,亦洞究其蕴。尝谓:「学者孰不曰辟异端,苟不深探其隐,而识其道理,能辨其同异,别其是非也几希。」又尝句读《九经》、《仪礼》及《春秋三传》,于其宏纲要领,错简衍文,悉别以铅黄硃墨,意有所明,则表而见之。其后吴师道购得吕岩谦对古籍标点校勘《仪礼》,视谦所定,差异者十有三条而已。谦不喜矜露,所为诗文,非扶翼经义,张维世教,则未尝轻笔之书也。

如执定不信生死,然而《中庸》何以言至诚无息?将此理生人方有,未生既化之后俱息耶?抑高明博厚长久无疆之理,异于天地耶?吾道一以贯之,若但理会念虑,而不能够流贯于容色词气,终究是功力滞塞之病。述学者多喜谈存本体,曰“此体充塞宇宙,怎样在方寸中执得此体”?须常学常思。吾辈通常间,直须将过去巨人精神都来体会过,尧、舜是什么?文、周、孔、孟是怎样?以下儒者是怎样?此非较量人物,便是要印正从违。若只在一处摸所猜想,如何称呼学问思辨?

世祖分藩在秦,辟渼与杨恭懿、韩择侍秦邸,渼以疾辞,授浙江儒学提举,不赴。省宪大臣即其家具宴为贺,使一从史先诣渼舍,渼方汲水灌园,从史至,不知其为渼也,使饮其马,即应之不拒,及冠带迎宾,从史见渼,有惧色,渼殊不为意。后累授集贤直硕士、国子司业,改集贤侍读学士,皆不赴。大德十一年,拜太子右谕德,扶病至首都,入觐北宫,书《酒诰》为献,以清廷前卫酒故也。寻以病力请去职,人问其故,则曰:“在礼,西宫东头,师傅西面,此礼今可行乎?”俄除集贤大学生、国子祭酒,依前右谕德,疾作,固辞而归。卒年七十八,赐谥贞敏。

  渼制行甚高,真履实施,其教人,必自《小学》始。为文辞,立意精深,言近而指远,一以洙、泗为本,濂、洛、考亭为据,关辅之士,翕然宗之,称为一代醇儒。所著有《三礼说》、《小学标题驳论》、《九州志》,及《勤斋文集》,行于世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