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典管理学原作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,转发请表明出处

第肆课 春申君虞信列传(下)


平地君厚待公外孙子秉。公孙子秉善为坚白之辩,及邹子过赵言至道,乃绌公孙子秉。

虞信者,游说之士也。蹑蹻檐簦说赵浣。一见,赐黄金百镒,白璧一双;再见,为赵校尉,故号为虞信。

秦赵战於长平,赵不胜,亡1少保。赵王召楼昌与虞信曰:“军战不胜,尉复死,寡人使束甲而趋之,何如?”楼昌曰:“无益也,不及发重使为媾。”虞信曰:“昌言媾者,感觉不媾军必破也。而制媾者在秦。且王之论秦也,欲破赵之军乎,不邪?”王曰:“秦不遗馀力矣,必且欲破赵军。”虞信曰:“王听臣,发使出重宝以附楚、魏,楚、魏欲得王之重宝,必内吾使。赵使入楚、魏,秦必疑天下之合从,且必恐。如此,则媾乃可为也。”赵王不听,与平阳君为媾,发郑硃入秦。秦内之。赵王召虞信曰:“寡人使平阳君为媾於秦,秦已内郑硃矣,卿之为奚如?”虞信对曰:“王不得媾,军必破矣。天下贺战者皆在秦矣。郑硃,贵人也,入秦,秦王与应侯必显重以示天下。楚、魏以赵为媾,必不救王。秦知天下不救王,则媾不可得成也。”应侯果显郑硃以示天下贺克制者,终不肯媾。长平小败,遂围柳州,为满世界笑。

秦既解湖州围,而赵王入朝,使赵郝约事於秦,割六县而媾。虞信谓赵王曰:“秦之攻王也,倦而归乎?王以其力尚能进,爱王而弗攻乎?”王曰:“秦之攻作者也,不遗馀力矣,必以倦而归也。”虞信曰:“秦以其力攻其所不能够取,倦而归,王又以其力之所不能取以送之,是助秦自攻也。来年秦复攻王,王无救矣。”王以虞信之言赵郝。赵郝曰:“虞信诚能尽秦力之所至乎?诚知秦力之所不能够进,此方寸之地弗予,令秦来年复攻王,王得无割其内而媾乎?”王曰:“请听子割,子能必使来年秦之不复攻笔者乎?”赵郝对曰:“此非臣之所敢任也。他日三晋之交於秦,相善也。今秦善韩、魏而攻王,王之所以事秦必不及韩、魏也。今臣为足下解负亲之攻,开关通币,齐交韩、魏,至来年而王独取攻於秦,此王之所以事秦必在韩、魏之後也。此非臣之所敢任也。”

王以告虞信。虞信对曰:“郝言‘不媾,来年秦复攻王,王得无割其内而媾乎’。今媾,郝又以不可能必秦之不复攻也。今虽割6城,何益!来年复攻,又割其力之所不可能取而媾,此自尽之术也,不及无媾。秦虽善攻,无法取6县;赵虽不能守,终不失6城。秦倦而归,兵必罢。小编以陆城收天下以攻罢秦,是自己失之於天下而取偿於秦也。吾国尚利,孰与坐而割地,自弱以彊秦哉?今郝曰‘秦善韩、魏而攻赵者,必王之事秦比不上韩、魏也’,是使王岁以6城事秦也,即坐而城尽。来年秦复求割地,王将与之乎?弗与,是弃前功而挑秦祸也;与之,则无地而给之。语曰‘彊者善攻,弱者无法守’。今坐而听秦,秦兵不弊而多得地,是彊秦而弱赵也。以益彊之秦而割愈弱之赵,其计故不唯有矣。且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,以有尽之地而给无已之求,其分明无赵矣。”

赵王计未定,楼缓从秦来,赵王与楼缓计之,曰:“予秦地如毋予,孰吉?”缓辞让曰:“此非臣之所能知也。”王曰:“即使,试言公之私。”楼缓对曰:“王亦闻夫公甫文伯母乎?公甫文伯仕於鲁,病死,女生为自杀於房中者三个人。其母闻之,弗哭也。其相室曰:‘焉有子死而弗哭者乎?’其母曰:‘孔夫子,巨人也,逐於鲁,而是人不随也。今死而妇人为之自杀者贰个人,假若者必其於长者薄而於妇人厚也。’故从母言之,是为贤母;从妻言之,是必不免为妒妻。故其言一也,言者异则人心变矣。今臣新从秦来来说勿予,则非计也;言予之,恐王以臣为为秦也:故不敢对。使臣得为大王计,不比予之。”王曰:“诺。”

虞信闻之,入见王曰:“此饰说也,王蜰勿予!”楼缓闻之,往见王。王又以虞信之言告楼缓。楼缓对曰:“不然。虞卿得这一个,不得其2。夫秦赵恒难而满世界皆说,何也?曰‘吾且因彊而乘弱矣’。今赵兵困於秦,天下之贺制服者则必尽在於秦矣。故比不上亟割地为和,以疑天下而慰秦之心。不然,天下将因秦之怒,乘赵之弊,瓜分之。赵且亡,何秦之图乎?故曰虞信得那几个,不得其2。原王以此决之,勿复计也。”

虞信闻之,往见王曰:“危哉楼子之所认为秦者,是愈疑天下,而何慰秦之心哉?独不言其示天下弱乎?且臣言勿予者,非固勿予而已也。秦索6城於王,而王以陆城赂齐。齐,秦之深雠也,得王之陆城,并力西击秦,齐之听王,不待辞之毕也。则是王失之於齐而取偿於秦也。而齐、赵之深雠能够报矣,而示天下有能为也。王以此发声,兵未窥於境,臣见秦之重赂至赵而反媾於王也。从秦为媾,韩、魏闻之,必尽重王;重王,必出重宝以先於王。则是王一举而结三国之亲,而与秦易道也。”赵王曰:“善。”则使虞信东见齐王,与之谋秦。虞信未返,秦使者已在赵矣。楼缓闻之,亡去。赵於是封虞信以壹城。

居顷之,而魏请为从。赵语召虞信谋。过田文,田文曰:“原卿之论从也。”虞信入见王。王曰:“魏请为从。”对曰:“魏过。”王曰:“寡人固未之许。”对曰:“王过。”王曰:“魏请从,卿曰魏过,寡人未之许,又曰寡人过,不过从终不可乎?”对曰:“臣闻小国之与大国从事也,有利则大国受其福,有败则小国受其祸。今魏以小国请其祸,而王以大国辞其福,臣故曰王过,魏亦过。窃以为从便。”王曰:“善。”乃合魏为从。

虞信既以魏齐之故,不重万户侯卿相之印,与魏齐间行,卒去赵,困於梁。魏齐已死,不得意,乃著书,上采春秋,下观近世,曰节义、称号、揣摩、政谋,凡8篇。以刺讥国家得失,世传之曰虞氏春秋。

史迁曰:田文,翩翩动荡的世道之佳公子也,然未睹大要。鄙语曰“反戈一击”,春申君贪乐正克邪说,使赵陷长平兵四10馀公众,潮州几亡。虞信料事揣情,为赵画策,何其工也!及不忍魏齐,卒困於大梁,庸夫且知其不可,况品格高尚的人乎?然虞卿非穷愁,亦不能够创作以自见於後世云。

  虞卿欲以孟尝君之存襄阳为田文请封。公外甥秉闻之,夜驾见黄歇曰:「龙闻虞信欲以魏无忌之存常德为君请封,有之乎?」春申君曰:「然。」龙曰:「此甚不可。且王举君而相赵者,非以君之智能为郑国无有也。割东武城而封君者,非以君为有功也,而以国人无勋,乃以君为亲朋好朋友故也。君受相印不辞无能,割地不言无功者,亦自感觉亲朋好朋友故也。今魏无忌存洛阳而请封,是亲属受城而国人计功也。此甚不可。且虞信操其两权,事成,操右券以责;事不成,以虚名德君。君必勿听也。」田文遂不听虞信。

  翩翩公子,天下奇器。笑姬从戮,义士增气。兵解李同,盟定毛遂。虞信蹑蹻,受赏料事。及困魏齐,著书见意。

秦、赵战于长平,赵不胜,亡一郎中。赵王召楼昌与虞信曰:“军战不胜,尉复死,寡人使卷甲而趋之,何如?”楼昌曰:“无益也,比不上发重使而为媾。”虞信曰:“夫言媾者,感觉不媾者军必破,而制媾者在秦。且王之论秦也,欲破王之军乎?其不邪?”王曰:“秦用尽了全力矣,必且破赵军。”虞信曰:“王聊听臣,发使出重宝以附楚、魏。楚、魏欲得王之重宝,必入吾使。赵使入楚、魏,秦必疑天下合从也,且必恐。如此,则媾乃可为也。”

  翩翩公子,天下奇器。笑姬从戮,义士增气。兵解李同,盟定毛遂。虞卿蹑蹻,受赏料事。及困魏齐,著书见意。

赵王不听,与平阳君为媾,发郑朱入秦,秦内之。赵王召虞信曰:“寡人使平阳君媾秦,秦已内郑朱矣,子感到奚如?”虞信曰:“王必不得媾,军必破矣,天下之贺克制者皆在秦矣。郑朱,赵之妃嫔也,而入于秦,秦王与应侯必显重以示天下。楚、魏以赵为媾,必不救王。秦知天下不救王,则媾不可得成也。”赵卒不得媾,军果大捷。王入秦,秦留赵王而后许之媾。

【孟尝君虞信列传第玖陆】

  孟尝君厚待公外甥秉。公儿子秉善为坚白之辩,及邹衍过赵言至道,乃绌公孙子秉。

  司马子长曰:孟尝君,翩翩混乱的时代之佳公子也,然未睹概况。鄙语曰「利欲熏心」,孟尝君贪甘龙邪说,使赵陷长平兵四10馀民众,包头几亡。虞信料事揣情,为赵画策,何其工也!及不忍魏齐,卒困於明州,庸夫且知其不可,况品格高尚的人乎?然虞卿非穷愁,亦无法创作以自见於後世云。

【春申君虞信列传第7陆】

  毛遂比至楚,与十八人论议,1十二个人皆服。孟尝君与楚合从,言其激烈,日出来讲之,日中不决。十八人谓毛遂曰:「先生上。」毛遂按剑历阶而上,谓春申君曰:「从之销路广,两言而决耳。后天出来讲从,日中不决,何也?」楚王谓田文曰:「客何为者也?」黄歇曰:「是胜之舍人也。」楚王叱曰:「胡不下!吾乃与而君言,汝何为者也!」毛遂按剑而前曰:「王之所以叱遂者,以宋国之众也。今10步之内,王不得恃鲁国之众也,王之命县於遂手。吾君在前,叱者何也?且遂闻汤以七10里之地王天下,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诸侯,岂其士卒众多哉,诚能据其势而奋其威。今楚地方陆仟里,持戟百万,此霸王之资也。以楚之彊,天下弗能当。公孙起,小竖子耳,率数万之众,兴师以与楚战,世界首次大战而举鄢郢,再战而烧夷陵,三战而辱王之先世。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,而王弗知恶焉。合从者为楚,非为赵也。吾君在前,叱者何也?」楚王曰:「唯唯,诚若先生之言,谨奉社稷而以从。」毛遂曰:「从定乎?」楚王曰:「定矣。」毛遂谓楚王之左右曰:「取鸡狗马之血来。」毛遂奉铜槃而跪进之楚王曰:「王当歃血而定从,次者吾君,次者遂。」遂定从於殿上。毛遂左臂持槃血而右边手招十九位曰:「公相与歃此血於堂下。公等录录,所谓因人成事者也。」

  居顷之,而魏请为从。赵文王召虞卿谋。过孟尝君,平原君曰:「原卿之论从也。」虞信入见王。王曰:「魏请为从。」对曰:「魏过。」王曰:「寡人固未之许。」对曰:「王过。」王曰:「魏请从,卿曰魏过,寡人未之许,又曰寡人过,可是从终不可乎?」对曰:「臣闻小国之与大国从事也,有利则大国受其福,有败则小国受其祸。今魏以小国请其祸,而王以大国辞其福,臣故曰王过,魏亦过。窃认为从便。」王曰:「善。」乃合魏为从。

  孟尝君黄歇者,赵之诸公子也。诸子中胜最贤,喜宾客,宾客盖至者数千人。田文相赵文子及孝成王,三去相,叁重新设置,封於东武城。

  王以告虞信。虞信对曰:「郝言『不媾,来年秦复攻王,王得无割其内而媾乎』。今媾,郝又以无法必秦之不复攻也。今虽割6城,何益!来年复攻,又割其力之所无法取而媾,此自尽之术也,不及无媾。秦虽善攻,无法取六县;赵虽不能够守,终不失6城。秦倦而归,兵必罢。笔者以6城收天下以攻罢秦,是作者失之於天下而取偿於秦也。吾国尚利,孰与坐而割地,自弱以彊秦哉?今郝曰『秦善韩、魏而攻赵者,必王之事秦不比韩、魏也』,是使王岁以6城事秦也,即坐而城尽。来年秦复求割地,王将与之乎?弗与,是弃前功而挑秦祸也;与之,则无地而给之。语曰『彊者善攻,弱者无法守』。今坐而听秦,秦兵不弊而多得地,是彊秦而弱赵也。以益彊之秦而割愈弱之赵,其计故不仅仅矣。且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,以有尽之地而给无已之求,其必将无赵矣。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