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独坐在半山的石上,

却凝敛那惨雾与愁云

  此地有难受,只影!

孤寂柴门野水滨,那堪独坐对风尘。自惭白发长为客,未信青春不负人。莺啭祗怜怀友切,雁稀什么人与寄书频。故乡一望沧波阔,幽梦无端入紫宸。——齐国·王洪先生《春天独坐》

  白云壹饼饼的晋级,

直接不有名的小雀

  留连著二个新墓!

阳节独坐

明代:王洪

(137九—1420)明西藏金陵人,字希范,号毅斋。少年时才思颖发,洪武二十九年成进士,年仅108。永乐初入翰林为检查,与修《大典》。帝颁佛曲于塞外,逡巡不应诏为文,受排挤,不复进用。与当时王称、王恭、王褒称词林四王,均有才名。

王洪

朔雪舞回风,华凝香阁晚。绣幕尚生寒,人在龙沙远。——南北朝·王锡《咏雪》

咏雪

胜友良宵列座来,高歌何人奏紫云回。十三分秋色迟月亮,万派江声落酒杯。风力冷侵梧叶老,露痕香逼木樨开。银河隐隐星星的亮光闪,弦管楼头著意催。——西楚·王梦庚《中秋同朋友待月》

女儿节同朋友待月

唤取花前金叵罗,醉时精晓醒时歌。东风去住无凭准。奈尔鸡声马影何。云惨澹,雨滂沱。金城杨柳自婆娑。不知生意何人矜惜。消得先生老茗柯。——南宋·王鹏运《鹧鸪天
偶欲为词,率成105字,索解人不得也》

鹧鸪天 偶欲为词,率成105字,索解人不得也

清代:王鹏运

唤取花前金叵罗,醉时理解醒时歌。DongFeng去住无凭准。

奈尔鸡声马影何。

云惨澹,雨滂沱。金城杨柳自婆娑。不知生意哪个人矜惜。

消得先生老茗柯。

1

  化入了老远的广阔;

洁白的晨曦已经揭露

  恢复生机的林鸟,

  皎洁的曙光已经揭露,

一星的微焰在本身的胸中

  又加以在那黑夜里徘徊:

  嘲弄著小编迷惘的情思。

像墓墟见的磷光惨淡

  那惨人的旷野无有1侧,

  一星的微焰在本人的胸中。

看前峰的白云蒸腾

  小编,在迷醉里摩挲!

  虽则是往迹的讥笑,

讽刺着自己迷惘的心境

  嘲讽笔者的希冀,

  叁头不盛名的小雀,

洗净了青屿似的前锋

  亦不无花草飘摇扬。

  照射著残骸与余烬,

但那惨淡的弱火一星

  问哪个人去声诉,

  却不断的长随时间举办!

化入了老远的空旷

  黑夜似的难过:

  却凝敛著惨雾与愁云!

本身独坐在半山的石上

  笼罩著你与自己——

  但在作者逼仄的心灵,啊,

但在自家逼仄的心迹

  作者的是无穷的黑夜!

  但这惨澹的弱火一星,

辉映着残骸与余烬

  一个星芒下的阴影凄迷——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